推手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都市小说 > 推手 >

第83章

更新时间:2019-04-12 20:39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读产经] http://www.sikabeila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2

  陈一凡在梅恒的墓碑前面坐了十几个小时。墓碑很朴素,上面嵌着一张小小的彩色照片,二十三岁的梅恒沉默地微笑着,再也不会开口叫她一声姐姐。下葬的当天,陈一凡见过梅恒的骨灰盒,也是很简单很小巧的一只,她在人群里站着,一直思考为什么比她还高半头的像松树一样结实挺拔的男孩子,最后只用了两手合捧大小的盒子就能装下。骨灰盒落进小小的墓穴的瞬间,陈一凡心里的理想国骤然崩塌。她再也没有凝视过这堆废墟,就让它永久地在那里,看上面的杂草长了又退了,梁木上生出小小的鲜红色的蘑菇,碎石缝被青苔渐渐填满——直到那天。

  当她听完刘念亲口讲出真相之后,在客厅里坐了几分钟。趁着刘念给她煮咖啡的工夫,她拉开门跑了出去,骑上摩托车,到了墓园。为了防止刘念追过来,她在第一个红灯路口就关掉了手机。墓园早就关门了,陈一凡告诉管理员,如果她不能从正门进去,就会从某一个地方翻墙进去,如果都不行,她就骑着摩托车撞烂围墙进去。管理员被这个飙车的疯女人吓到了,悄悄打开了大门,并且给了她一盏应急灯。陈一凡走在深夜的墓园里,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灵魂——包括自己的——她很快就找到了梅恒的位置,按照她的订单,鲜花公司每周二都会送一个花束过来,这周送的是两支盛开的洁白的重瓣阿弗雷,哪怕是夜里也还蓬勃地昂着头。她坐在梅恒身边,同他讲话。

  早晨,巡视墓园的保安发现了她,夸她胆子大,她说我和我弟弟待在一起,弟弟是武术冠军,我怕什么呢?照片里的梅恒依旧微笑着看着远处的湖水和朝阳,晨风吹过,阿弗雷的花瓣颤动,发出轻微的噗噗声。

  柳青阳发信息的时候,陈一凡正在墓园边的早餐店里吃东西。她开机了,但是关掉了所有手机定位和声音,屏幕上是四十多个来自刘念的未接来电,柳青阳发的是微信,格外显眼:“你怎么了?”

  不是“你在哪儿”,也不是“来开会”,更不是“为什么迟到了”或者“几点到”,他已经觉出了陈一凡哪里不对,正在深究原因。陈一凡当然知道她已经失去了对明德未来的控制权,甚至再次失去了请求梅道远原谅的机会,但是已经无所谓了,她心里的废墟永远不可能重建了。如果刘念说的都是真的,如果她怀疑的所有巧合都是人为的,那么她有必要现在就开始准备,爆破掉这座堆在心里五六年的东西,还自己一个清净。

  十点整,刘念发来一条短信:“不再等你了。”

  十点一刻,刘念又发了一条:“二比一。”

  柳青阳的短信随后就到:“到底怎么了?你还好吗?”

  陈一凡失声痛哭,用她昂贵的职业装擦着鼻涕和眼泪,许久,她划掉了屏幕上所有关于刘念的提示,转而回复了柳青阳:“下午到车行见个面吧。”

  自从她买下柳青阳的车行,就锁了大门。她不缺这个小小的实体店铺,也没打算经营,就把它认作一个微利的定期存款,再也没有打开过。柳青阳也从没问过他的车行现在归谁、是否还在营业的事,倒是陈一凡忍不住提过两次,柳青阳都是一副“关我屁事”的态度。只有一次,他们练推手的时候,柳青阳忽然说有点怀念在车行里改车的日子,那代表了一种精神和物质上的富足,是他现在完全不能再达到的状态。陈一凡知道,摩托车从柳青阳的生命里彻底消失了,不管他是沮丧认命也好,还是潇洒甩开也好,总之,柳青阳再也没有提过这些事。这让她对自己做出的“车行见面”的决定稍微有点愧疚,但当她到达车行的时候,发现大门已经敞着,柳青阳蹲在门口仔仔细细擦着他过去的那辆车。

  “别问我怎么进来的!”柳青阳挥舞着擦车布,“锁都没换!不怪我!”他打开新风系统,还开了几盒空气清新剂,也扫了地,码齐了配件区的所有小零碎。

  陈一凡说:“关掉手机,关上窗子,我们谈谈。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柳青阳夸张地退了一步,“孤男寡女的,你没被偷拍够啊?”

  “我想请你帮忙。”

  柳青阳眯起眼睛:“陈一凡,我要问问你,你打算——”

  “——报酬好说。”

  “嘿!”柳青阳扔下擦车布,“我还真不怕你不给钱。我是想问问,第一,陈大美女,你要我做的事,是什么下贱的事,还得关门关窗说?第二,这么下贱的事,怎么就想到让我干呢?我就配干这个?”

  陈一凡掉头就走。

  柳青阳三步并作两步拦住了:“好了好了,我正经问你,你干吗去了?”

  陈一凡挑衅地看着他:“你需要知道吗?”

  “不需要吗?”柳青阳推了她一把,“好好一个人玩失踪,工作不干,电话短信不回,定位也不开,去哪儿飙车鬼也不知道——我之前就问你,你飙车是想死吗——我看你是。”陈一凡死死咬着嘴唇,眼泪没有流下来,暗红的血从伤口里渗出来。柳青阳吓了一跳,差点拿擦车布给她擦,想想不对,到处翻口袋没有纸巾,最后从包里几下掏出来十万块的套装配的,已经揉得皱巴巴的真丝领带。“你疯了是不是?”他一手扶着陈一凡的脑袋一手把领带堵在她的嘴唇上,“咬自己呢?你别吓我啊!”

  “我不想死。”陈一凡忽然开口,“我飙车是为了找人。”  “我?”柳青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跟梅恒太像了。

  “肇事者。”

  柳青阳讪讪地放下领带:“骑摩托的可多了……怎么确定就是我们圈的……不是,那个什么,我是说,摩托圈的——我跟他们不是一个圈的。”

  “我找交警要过当时的监控录像,反反复复看了可能有几个月,”陈一凡说,“那个人骑车的姿势、刹车的技术,以及在前几个路口的时速和加速的方式,一定是玩车的。”

  柳青阳坐在他的爱车上听着。

  “所以我也买了一辆车,想通过认识这个圈子的人,把肇事者找出来。”

  “他没坐牢吗?”

  “没有逃逸,还对梅恒进行了抢救,主动打了报警和急救电话;对肇事事实供认不讳,态度良好,交了罚款,赔了全额;没有前科,没有酒驾,毒驾也不是……”她忽然梗住,迟疑了一下才说,“总之,只判了一年半,还有缓刑。”

  柳青阳的表情十分古怪:“你话里有话。”

  陈一凡一愣:“哪里不对吗?”

  柳青阳摇摇头:“哪里都不对。我玩车这么多年,从来没听人讲交通事故讲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这么像‘意外’的——没有真正的意外——我们玩车的真的忌讳这个,前些年有个富二代跟我们飙,车好,技术也好,有一次我们玩花样,他轧了一条走错路的野狗,肚子里还有小狗,挺惨的。这小孩再也没来玩过,听说车都卖了,再也不玩了——非常忌讳,出事也没有任何借口,就是技术不好,再说,看不见狗还能讲通,人行道上梅恒那么大个活人也看不见?”  陈一凡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  柳青阳哼了一声:“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我也不知道你在怀疑什么,反正我知道,你对梅恒出事的原因,总结归纳起来,都是你的错,说得好像是你把他撞死了一样。现在又说飙车为了找到肇事者,怎么样,法律都判过了,你找到他打算把他绑在路中间撞死吗?”

  陈一凡摇了摇头:“我现在只想知道真相。你说得对,梅恒的死,不是意外,昨天晚上,刘念已经亲口告诉我了。”

  柳青阳从他的车上滑了下来。他早就知道陈一凡表现出来的“迷信”和宿命论调远远超出了相信因果报应之类的基础层面,甚至她隐隐透露过,几年前她就在怀疑“怎么会这么巧”。柳青阳最初只觉得这个姑娘在梅恒的事上太婆婆妈妈又太纤细敏感,和那个商场里铁腕搏斗的陈一凡完全是两个人,但自从他们在一起学推手,慢慢地,柳青阳理解了,梅恒的“意外”是陈一凡心里永远的痛和越挖越深的沟壑,如果有一天,证据证明这个“意外”其实根本不意外的话,无异于在陈一凡的旧伤和情绪地基里引爆原子弹。柳青阳恍悟到陈一凡缺席投票会议的真正原因了。

  “不但如此,你刚才的一番话,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,这场意外正因为太像一个完美的意外,才露出了破绽。”她从衣服里摸出一张带着体温的照片,“我想让你帮我找到这辆车。”

  柳青阳打了一个寒战。他接过照片,能感受到上面的体温正在飞速散去,照片里的肇事者穿着标准的赛车装备,蹲在人行道上打电话,梅恒的身体呈现一种扭曲的姿势摊在一旁。他看了陈一凡一眼,几天不见,陈一凡似乎变得透明了,简直马上就可以被风吹走,他下意识地拉住她的手,她没有挣扎,他就把她紧紧抱在胸口,怕她就在眼前变成空气,再也不可见。

  他紧紧环住她的肩膀,在她耳边说:“我绝不让你再为此受苦了。”

上一篇:第82章目录 → 下一篇:第84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