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 102 章

更新时间:2019-09-22 22:44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读产经] http://www.sikabeila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贺东霖沉默片刻, 出来应酬遇到大舅子,是该上去喝两杯, 还是当不认识?

  “贺总, 您跟叶总认识的吧?需不需要我为你们介绍一下?”

  “不用, 我们认识。”

  介绍的人干笑,其实在场的人谁都知道他们认识,毕竟东霖跟辰东的生意有很多重合的地方,作为本市最知名头号竞争对手, 大家对他们的事迹耳熟能详, 以往公事场合也经常遇到, 不过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私下聚会?

  都是一个商会的,大家笑笑打圆场。

  其中徐总笑笑:“贺总和叶总都是年轻有为, 全市不知有都是老板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二位, 我代大家问问, 贺总和叶总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?”

  他虽然说是问俩个人,却把视线落在贺东霖身上, 众所周知, 叶沉东所在的叶家家世不凡,是人人都想结交的对象, 正因为如此, 想把女儿嫁给叶沉东的人很多, 竞争也就激烈, 再来叶沉东从小优秀,眼光自然高的不得了, 天仙都配得,倒是贺东霖,家世普通,听说还是农村人,比较亲民,选他的成功率比选叶沉东大多了。

  贺东霖已经是今晚第二次回答这种问题。

  “我结婚了。”

  “结婚?”徐总闻言,当即不相信地笑笑,“贺总真会开玩笑,您和叶总是本市唯二的黄金单身汉,你结婚?你要是结婚的话本市一干女生岂不是要哭死了?贺总就别开这种玩笑了。”

  贺东霖沉默片刻,坑大舅哥毫无商量,“我结婚这事,叶总可以为我作证。”

  叶沉东微顿,完全没想到贺东霖会cue他,众人齐刷刷盯着他,饶是跟贺东霖不对付,可有妹妹在,他怎么也不可能给妹妹添堵,他当即应了声。

  众所周知叶沉东跟贺东霖是死对头,连叶沉东都出来作证,只能证明贺东霖结婚的事没跑了。

  徐总一听说他结婚,恨得直拍大腿!早知道就不管面子不面子的,提早跟贺东霖提这件事了,要是贺东霖成了他女婿,他们也算是强强联合,到时候省城谁敢跟他们翻眼?“不知道您妻子是哪家千金?”

  贺东霖沉默片刻,他跟叶沉东的关系对外没有公布,怕无端引人猜测,也怕以后做生意时遇到更多麻烦,再者他和叶沉东都足够引人注目,bb作为他的儿子,叶沉东的外甥,很容易被歹徒盯上,这时候还是低调点好。

  “不是哪家千金,是我原先在农村的发妻。”

  “发妻?”那徐总一愣,故作玩笑,“男人都无法抛开发妻,但恕我直言贺总,这男人嘛,外面彩旗飘来家里红旗不倒就行,大家说是吧?”

  在场的都是男人,一听这话全都哈哈大笑,贺东霖一向不喜这种场合,就是因为大部分人聊不到一起去,不可否认他们每个人在各自领域都很厉害,可或许是因为这一代老企业家没受过太多教育,社会气很重,贺东霖无法融入。

  另一人接话,“徐总女儿正是待嫁的年纪,徐总你该不会是想把贺总拐回家当女婿吧!”

  “嗨!贺总都有老婆了,你们说这话有意思?”徐总盯着贺东霖。

  贺东霖笑笑不言语。

  “婚结了还可以离嘛,再说这年头事实婚姻也是婚姻,”说话的张总在外面就找了7个老婆,好不容易生出一个儿子来。

  贺东霖挑眉:“你的意思是让徐总的女儿给我做小老婆?”

  他说完,张总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谁知徐总倒是不介意,竟然开玩笑说:“我女儿多,你就是真拐走一个我也无所谓。”

  贺东霖顿了顿,面无表情道:“我已经结扎了。”

  这话说完,屋内陷入诡异的沉默,结扎就意味着哪怕把女儿嫁给贺东霖也没法要儿子,没法要儿子就等于没法争家产,他们是看上贺东霖的人没错,可归根结底是看上了他的钱,这都结扎了,哪怕他们把女儿嫁给贺东霖,这也不可能分到财产了!

  这年头计划生育严格,结扎的事很普遍,大部分人都是女人去结扎,哪有男人去做这种事的?再说了这贺东霖有钱有势,竟然容忍老婆这样骑到自己头上?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?更重要的是,贺东霖要是不愿意,直接拒绝不就行了?竟然连这种关系男人尊严的事都说出来,真是狠起来连自己都怕!

  “结扎也能复通嘛,贺总不愧是真男人!我们家就是女人去做的结扎,前几天我又想要儿子了,就在外面又养了一个,不是哥说你,这种事要给自己留个退路是吧?”

  贺东霖勾了勾唇,“我是没可能离婚了,不过叶总青年才俊,年少有为,又没结婚……”

  众人立刻重燃希望,是,贺东霖结婚了结扎了没关系,可叶沉东还没有!所有人瞬间把矛头转向了叶沉东。

  就这样叶沉东被一堆男人围攻了半个多小时。

  结束后,俩人并肩出门,黑漆漆的夜色中,叶沉东冷声道:“贺总好算计,竟然连结扎这种借口都说得出来。”

  贺东霖勾唇:“作为惟惟哥哥,就麻烦叶总背个锅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好意思?”

  “好说好说!叶总年少有为,有这种机会要好好珍惜啊!徐总的女儿貌美如花,玉润珠圆,叶总好好把握,说不定今年丈母娘就能抱上孙子了。”

  叶沉东脸都黑了,众所周知,徐总的女儿有两百斤,贺东霖这甩锅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厉害。

  次日一早,苏惟惟头发蓬乱地下楼,昨晚研究面膜纸研究晚了,现在早起简直生无可恋。

  “早。”

  “早啊,惟惟。”

  苏惟惟刚坐下,就听对面的贺东霖道:“昨晚聚会时遇到bb大舅了。”

  苏惟惟一愣,“我哥回来了?”

  贺东霖面无表情:“每次喊你哥倒是听亲的,怎么就没听你用这种口气喊我?”

  苏惟惟被这忽如其来的酸味呛到了,她抬眸对贺东霖眨眨眼,“你也想我叫你哥?”

  “如果你这样喊我,我也不会拒绝。”

  他意有所知的话不觉让苏惟惟想到昨天晚上,昨晚某人回来后苏惟惟就被他身上的凉气冻醒了,贺东霖习惯抱着她睡,不管她愿不愿意强行搂着她,这孤男寡妇一搂起来就变了味道,之后苏惟惟晕晕沉沉地被迫承欢,而迷离之际,贺东霖竟然强迫她喊他,当时苏惟惟睡得迷迷糊糊,大脑已经丧失了思考功能,便喊了好几个称呼,可惜贺东霖都不满意,直到她娇声喊他哥他才放过她。

  此时贺东霖旧事重提,苏惟惟不得不怀疑这个人心里有问题,她嘟哝道:“我哥哥太多了,家里已经有五个了,再多一个?天哪!我天天喊哥能喊的累死,难道你希望我喊你的称呼跟别人一样?”

  贺东霖轻声:“我自然是要特别的,你可以在哥哥前面加一个修饰语。”

  修饰语?苏惟惟下意识想到的就是好哥哥,再结合昨晚的情境,她越想越觉得不对。

  “贺总,你变了!”苏惟惟咬了口饼,一脸怨念。
贺东霖却头也不抬道:“近墨者黑,我要是真变了也是受你影响,你好好反省自己。”

  苏惟惟怔了怔,所以他变黄了也受她影响?她有这个本事?贺东霖却给她一个“不用怀疑的眼神”把苏惟惟看郁闷了。

  -

  原本苏惟惟和贺东霖是打算送bb去天才少儿班的,只是bb跟钟定学了画画,平常还得跟叶家人学知识,根本没有时间上少儿班,更重要的是bb自己不愿意去,觉得跟同学们没有共同话题,老师讲的课程也没意思,bb不是普通孩子,苏惟惟一时拿不准该不该遵循他自己的意思。

  当她把这个决定告诉叶家人时,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。

  “bb现在这样很好啊。”蔡筠经常把他带去大学听课,bb适应的很好,因为她教的是俄语,语言类的课程小孩子接受的比较快,bb进步的很快,蔡筠觉得本就是天才的孩子,不能循规蹈矩去培养,否则最后只会抓了芝麻丢了习惯。

  “我也觉得bb现在的状态就很不错,没必要去学校里接受教育。”

  苏惟惟沉默片刻,“可他现在没什么朋友。”

  “天才注定是寂寞的,这样吧,如果你不放心,我们就帮他报一个班,但我跟班主任提前说好,随时可以请假,想上课就去上,不想就在家学。”

  “人家会同意?”

  “同不同意要看孩子了,bb这样的随便参加个什么比赛不得劲?班主任又不是傻的,会不想要这份荣誉?”

  最后这事就交给叶家人去办,叶学而不知怎么跟bb班主任谈的,总之,最后班主任答应了他们的条件,如果孩子愿意上课就按时上课,不愿意家长可以随时请假,但是学校的各种比赛,bb需要积极参加,也就是说,bb必须挂名在学校的天才班里,为学校争光。

  周末,蔡筠没工作,特地把苏惟惟叫去逛街。“百货大楼来了一批港货,我带你去看看,正好开春了,给你买套好点的衣服。”

  想到这时候百货大楼服装的审美,苏惟惟连忙拒绝,“不!妈,我现在身上穿这种就挺好的了,您就别浪费钱了,我真的不缺衣服,真的!”开玩笑!她可不想穿那么土的衣服,尤其是大百货大楼的款,土的很认真!偏偏那么土的衣服还喜欢用最好的布料,因为这年头的人就认材质认布料,简直是可以做为传家宝传下去,试想,随便买买的衣服不好看她可以随手一扔,她最怕这种高档材质的衣服,扔都不知道往哪扔。

  谁知她那样子看在蔡筠眼里就明显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  蔡筠叹了口气,当她看不出来?苏惟惟哪里是不想要,分明就是怕花钱!想给她这个当妈的省钱呢!要知道女婿贺东霖是真的穷!只是一个公司小职员,苏惟惟又没有工作,在家做家庭主妇,家里有个学前儿童,开销不是一般的大,看苏惟惟身上穿的衣服,好看嘛是好看,就是太素了点!跟这时候小姑娘爱穿的款式不太一样,看看街上小姑娘,都穿大脚裤,花皮草,大头皮鞋,苏惟惟就不能跟她们学学?反观之前的苏媛媛,恨不得把家给掏空,这亲生的到底不一样。

  蔡筠越看自己闺女越满意,闺女越是不要她就越心疼,就这样带着苏惟惟去了百货商场,挑最好的衣服买了3套,花了三千多才罢休!

  苏惟惟有苦说不出,拎着那一堆衣服要哭了,“妈,别买了!真的别买了!”

  偏偏一旁的售货小姐还夸道:“阿姨,您女儿可太漂亮呢,很有您的风范呢,这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比模特还好看,这么漂亮就要好好打扮,我要是有这脸,我天天买新衣服穿。”
人家就随便一夸,谁知蔡筠却认真了,当即喜笑颜开,又咔咔咔给苏惟惟买了一大包,苏惟惟脸都要青了。

  俩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刚回到家,就见蔡甜甜从楼上走下来,她看向苏惟惟那一大包衣服,越看脸越黑,XX牌的?X牌的?XXXX牌的?都是商场的大牌,平常她虽然经常跟朋友逛街,可大部分只是看看,这些牌子动辄上千块,就是把她卖了她都买不起,却没想到蔡筠竟然一下子给苏惟惟买了这么多。

  “姑姑,你们去逛街了?”蔡甜甜脸色不好,“你怎么不叫我啊?你以前逛街不是最喜欢叫我陪你的吗?”

  蔡筠一愣,是啊,怎么没想起来叫蔡甜甜呢,以前蔡甜甜确实会喊她逛街,每次逛街时都有看好的衣服会叫她买,她一个做姑姑的总不能跟侄女一般见识,通常都会满足她。

  “哦,我就是临时起意,看惟惟身上的衣服款式不好,想给她买几件留着出去做客穿。”

  蔡筠和叶学而的朋友听说苏惟惟回来,都想见见他们这个女儿,免不了串门访友,蔡筠就想着给苏惟惟好好打扮,再说闺女长得漂亮,养闺女不就是这点好吗?可以给她穿好看的衣服,好好打扮着。

  蔡筠见她不高兴,当下笑笑:“要么你看哪件喜欢,挑一件去,惟惟不会说什么的。”

  苏惟惟没做声,她确实无所谓,既然蔡筠开口了,她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。

  蔡甜甜的视线落在那些衣服上,她比苏惟惟旁,根本不是一个尺码的,苏惟惟的衣服她怎么可能穿得下?蔡筠这么说不是敷衍她吗?要是心里真有她,怎么不知道给她带几件呢?

  蔡甜甜心里瞬间不平衡了,蔡筠一年额不给她买一两件衣服,现在却给苏惟惟买一大包,这些衣服加起来至少要四五千吧?蔡筠不是一向节俭吗?怎么在苏惟惟身上就这么舍得?明明当初说好了,她来城里是陪蔡筠的,她就是蔡筠的半个闺女,当初她爸爸还说,等她嫁人了要让蔡筠给安排工作给买房子,以后她好好孝顺蔡筠,就当她是叶家的闺女,可现在,苏惟惟回来了,蔡筠就不待见她了,把她这个侄女用完了一扔?这也太恶心了!

  “我不要!”蔡甜甜气鼓鼓地走了,苏惟惟奇怪地瞥她一眼,蔡甜甜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?她到底有没有照过镜子看看自己?她就是一个侄女,又不姓叶,难不成她真当自己是蔡筠的女儿?侄女跟女儿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却差得很远。

  蔡筠略显尴尬,蔡甜甜脾气一向是大,可她总觉得侄女寄住在自己家,自己要是对她不好谁对她好?这不,平常总是好好教导容忍,也尽量满足蔡甜甜的要求,却没料到蔡甜甜的脾气越来越大,并且隐隐把刚回家的苏惟惟当成对头,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。

  毕竟这是惟惟的家,蔡甜甜对她发脾气就算了?哪有资格对惟惟这样?

  蔡甜甜发完火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,她工作还得指望蔡筠安排呢,这时候得罪了蔡筠这个姑姑对她根本没好处,再说她对苏惟惟是有意见,是不喜欢苏惟惟这种土包子,苏惟惟不就是命好吗?除了命好,苏惟惟哪里比她强?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当晚蔡甜甜进了厨房,低声道:“姑姑,今天下午我不该那样说。”

  蔡筠面无表情,“甜甜,你是不是对惟惟有意见?”

  蔡甜甜一愣,蔡筠说话时声音少了温和,多了几分冷淡,让她心里有些慌。

  “我没有,我对惟惟妹妹没意见,我就是寄住在这里,我哪里敢对她有意见呢?”

  蔡筠笑笑:“但我看你总是针对她,甜甜,你也知道老爷子和你姑父在这个家最有话语权,别说你,就连我都要看他们脸色。”当然了,表面上看他们脸色,可如果叶学而真敢给她脸色看,背地里她肯定要收拾他的。

  蔡甜甜咬牙,不明白蔡筠是什么意思,这是在敲打她?

  “他们都宠女孩,惟惟又是这家里唯一的姑娘,从小不在我们身边长大,我们肯定要疼爱她,想把这些年欠她的都补上,至于你大哥二哥的家庭地位你也是清楚的,我儿子大了,丈夫能做主,儿子也能做我主,你要是太过了,我虽然可以维护你,可最后结果怎么样,谁都不知道。”

  蔡甜甜低着头眼泪都要下来了,她不就是寄住在这吗?叶家人至于这么欺负她?明明她也没做什么,她就是心里不舒服,一直以为喜欢她的姑姑被苏惟惟抢走了,她难道还不能难过了吗?

  “姑姑,”蔡甜甜真哭了。
蔡筠一愣,她是不舒服,却没想到竟然把蔡甜甜给说哭了,蔡甜甜这么一哭,她难免内疚,觉得自己说话重了,其实蔡甜甜就是个小孩,她说话不经大脑而已。

  “好了,别哭了,我也不该那么说你。”

  -

  苏惟惟的面膜商标早就注册好了,名字就叫苏西。

  苏叶面膜,苏叶护肤品,苏叶家面膜?听起来好像还挺顺口的,正好她姓苏,虽然这苏字是苏有才给的,可既然给了就是她的,再和叶家的叶凑到一起,苏叶,听起来顺口也有意义,最重要的是不需要她绞尽脑汁想明白了。

  想做好一个品牌肯定不是一天就能成功 ,苏惟惟的打算是先把面膜推上市,姜鑫这段时间给她做了酵母面膜,酵母也分很多种类,有美白有抗皱有保湿的,大概有10个种类,摆在柜台里能把柜子摆满了,不至于太难看。苏惟惟的定位是高端商场,所以她在省城最高端的商场里租了个推销站台,就在卖女性护肤品的电梯口下来位置。

  此时,各种推销手段还没有后世那么套路,而城里人虽然已经开始用护肤品了,可用的大部分是普通产品,一瓶二十多块钱在这时已经是高端的了,苏惟惟的面膜呢,不算便宜,有50块钱5片的,有20块钱10片的,有10块钱10片的,之所以这样划分,是希望能做到价格覆盖到各个消费群体,高端中端都有,当然,这样会有个缺点,那就是消费者群体定位不准确,关于这一点,苏惟惟是这样想的,面膜先做着,反正以后的事还很难说,万一以后护肤品也能做起来,到时候还可以把品牌分为不同系列,高中低端,如果各个系列都能壮大,后续可以拆分成不同品牌,所以这问题倒也不大。

  苏惟惟柜台搭起来这一天正好赶上商场的促销节,苏惟惟带着从刻录机公司带来的几个女销售,把面膜放在站台上。

  苏叶面膜有开业活动,苏惟惟熟知消费者心理,单买1盒肯定很多人舍不得,但如果买2赠1,或者买1赠1的话,肯定很多人会心痒痒,而苏惟惟规定了50元一盒的产品买1送1,,20和10元一盒的买2送1,这样算下来买就会划算很多,尤其是最便宜的这个套餐,苏惟惟还把不同系列的产品绑定在一起做套餐卖,套餐卖会比单买要划算一些。

  还没到商场开门时间,苏惟惟带来的一个叫丹丹的业务员瞅着对面疑惑:“老板,对面好像也在大柜台,而且对面的柜台跟我们这个好像有点像呢。”

  苏惟惟一愣,抬头看去就见对面的展台确实看着很熟悉,跟这时候常见的柜台不一样,一看就是后世流行的款式,对方的柜台颜色是嫩绿色,苏惟惟为了配合这时候俗气的审美,柜门做的事鎏金的,看起来特别贵气。

  可以说,俩家各有特色。

  快到开业时间,对方也把准备好的产品摆上来了,对方的产品走的也是马卡龙色的路线,各种颜色显得清新可爱,别说客人,就是苏惟惟看着都想买。

  “老板,他们卖的东西跟我们一样!”丹丹喊。

  “老板!他们家也是贴片面膜!这不是我们家专利吗?”小妞嚷嚷。

  “老板!他们老总在瞅你呢!哼!你愁啥,你瞅我们老板我就瞅你!”丹丹嘟囔着。

  苏惟惟被雷的想笑,她抬眸看去,对方的程艾确实在看她呢,而且表情确实不太友好。

  丹丹被程艾盯得头皮发麻,偷偷问苏惟惟:“老板,为什么她看你的眼神充满仇恨,就跟愁人一样的,你怎么她了?抢她男人了?”

  苏惟惟摊手,“大概就是她想抢我男人,撬我墙角,但被我给KO了,于是乎她觉得我断了她的姻缘,碍了她的钱程?”

  丹丹和小妞面面相觑,这都可以?

  苏惟惟猜的没错,注册商标时工作人员说的那个人就是程艾,程艾和她想到一起去了,俩人都察觉到市场空缺,都意识到这个年代竟然没有面膜,贴纸面膜的市场有多大,如今的人们显然很难想象。

  

上一篇:第 101 章目录 → 下一篇:第 103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