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 97 章

更新时间:2019-09-22 22:44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读产经] http://www.sikabeila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大年初二, 苏惟惟按照习惯带贺东霖回了娘家,据苏惟惟观察, 贺东霖似乎对去叶家心里有阴影, 虽然表面上答应的痛快, 可实际行动却不积极,苏惟惟大体能猜得出由来,她开玩笑地问过他是不是对叶沉东有意见,贺东霖自然不可能对叶沉东真有意见, 事实上商场上的很多外人眼里的对头, 私底下都会有来往, 毕竟这个圈子又不大,来来去去总会对上, 而他一向是好人缘, 可不知为何他和叶沉东就是不对头。

  再者, 就是真有意见也不敢对苏惟惟说。

  叶沉东怎么说也是苏惟惟的亲哥哥,据观察苏惟惟对这个哥哥还算尊敬。

  贺东霖一手提着礼物, 一手牵着苏惟惟, 他怕苏惟惟冷,还贴心地替她把围巾系起来, 怕风把她给冻着。

  阳光落在他身上, 让他本就温和声音更多了暖意, “你应该多穿一些。”

  苏惟惟无所谓, “我穿的也不少,敏英给我做的毛衣特别热, 我穿了两件毛衣外面再穿羽绒服就热了,像现在这样穿大衣恰好。”

  其实她原本想穿裙子的,只是怕出门时一直被人盯着看,她是不太介意别人眼神的,只是这才90年代,民众要保守些,谁都不想出门时被人像动物园看动物一般围观,苏惟惟体会过一次,这次聪明地选择了裤子。

  她让梁敏英给她做一些裤袜,梁敏英已经去研究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。

  贺东霖搂着她,替她挡风,过了会,贺东霖的司机把车开来了,放眼看去,大街上一片矮房,哪怕是经济发达的省城,此刻也没有后世那么多的高楼大厦,灰扑扑的露面灰蒙蒙的街道,构成了这个年代特有的色彩,而这辆拉风的进口奔驰轿车在这样的街景中,便成了奢侈品一般的存在,过往民众纷纷侧目,甚至还有人专门停下来观看的,有个看报纸的老大爷甚至拿了放大镜过来,把苏惟惟弄得很尴尬。

  “你总算知道我为什么每次上下班都坐公交了吧?”贺东霖不是有意隐瞒,只是他买了这车才发现车略显高调,中国人谈生意习惯用车来彰显身份地位,虽然他不认同却不得不为了方便也从众一次。

  苏惟惟蹙眉,“我哥好像也有一辆。”

  贺东霖抿唇,要笑不笑。只能说叶沉东心理强大,习惯了这样的注视,而他骨子里就是个喜欢寻常生活的农村人,他不喜欢被人注视。“像是动物园的猴子,我不喜欢被围观。”

  一路畅行,很快便到了叶家所在小区的门口,俩人下车,贺东霖依旧是左手礼物,右手牵着苏惟惟,俩人有说有笑,虽然他们衣服宽大,手被挡在衣袖里,外人看不出来,可bb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二人的手上,眉头紧紧蹙着,满是怨念。以前,爸爸爱他。

  以前,惟惟爱他。

  以前,爸爸和惟惟都爱他。

  现在,爸爸爱惟惟。

  现在,惟惟爱爸爸?

  现在,爸爸和惟惟眼里都没有他。

  bb郁闷了,他已经喊了爸爸五次喊了惟惟三次,可所以爸爸和惟惟这是怎么了?齐齐不理他,他们这几天关系也好的不像话,俩人甜起来根本没有别人的事,搞得他好像捡来的似的,他要去问问外婆,他到底是不是亲生的,让大舅帮他做一下亲子鉴定,否则,为什么就没人多看他一眼呢?

  -

  蔡筠Jan闺女回来,自然笑意满面,她把苏惟惟拉到厨房里说体己话,“上次你来去匆匆的,妈妈也没来得及跟你聊聊,妈妈就想问你,小贺对你怎么样?”

  苏惟惟笑笑,“还行。”

  高级炮友而已,说什么好不好的,反正大佬有钱,物质上不会亏待她,对于她这样从头到尾就想抱大腿,准备蹭大佬光环的人来说,如今已经蹭到了就不能太贪心。

  “还行那就是好了?”蔡筠深知中国人说话都喜欢含蓄点,有十分好自己说出口最多也就七八分,苏惟惟这人要求也不算低,苏惟惟都说还行了,那肯定是不错了。“妈之前一直很担心你,因为你这段婚姻是孙红英种下的孽,我心里一直很愧疚,希望你能有更好的姻缘,但没想到小贺这人还不错,跟你也相配,你们又有bb这么可爱的孩子,如果能一家人好好的,我们也放心。”

  “您放心,不管遇到什么事,我都不会让自己吃亏的。”

  蔡筠听得一笑,“你啊,反正你记得,你好咱们叶家全家人都好。”

  苏惟惟被她逗得一笑。

  吃饭时,苏惟惟才发现表姐蔡甜甜还在,也是奇怪,大过年的这个表姐竟然没回去。

  蔡甜甜看看苏惟惟,又看看贺东霖,说实在的,苏惟惟和贺东霖很配,她没想到贺东霖的气质长相竟然都超过她的预期,可再好有什么用?也不过是个没什么正经工作的农村人,就是长得再出众也还是农村人,不过农村人也正常,像苏惟惟这种没什么学历,也没多大能力的,也只能配农村人了吧?

  蔡甜甜勾了勾唇,想到他男朋友的工作很好,当即笑得更真心,竟然还能和苏惟惟客客气气的,让苏惟惟很惊讶。

  蔡筠见蔡甜甜和苏惟惟处得不错,也乐得高兴。
“表姐没回去?”苏惟惟眨眨眼。

  蔡甜甜笑笑,“我在实习,因为我这个工作单位很难进,所以我放弃了休假,主动要求假期上班,姑姑,你都不知道,我们领导还表扬我呢。”

  “是吗?”蔡筠笑了笑,“那你要更努力才行,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。”

  蔡甜甜笑着点头,她吃了几口饭又旁敲侧击道:“姑姑,也不知道我实习期后能不能留下来,听说这期的10个实习生只会留下来2个,我听人家说本地的名额挺难得的,有的实习生还被派去边远地方,那么远我要是去了,以后见姑姑可就难了。”

  这话说完,老爷子和老太太都是心里一哼,明镜似的,叶沉东面色不改,继续低头吃饭。

  叶学而下意识瞥了蔡甜甜一眼,心里直摇头,这蔡甜甜意图太明显,有些聪明过头了,人聪明是好事,可到这种程度就未免显得小聪明有余却智慧不足了。

  蔡筠却没多想,只笑道:“不管派去哪里,只要自己有能力肯定会出头的。”

  “可是太远的地方……”

  “那远的地方你不去我不去,最后谁去?你只管好好表现,这些都顺其自然。”

  蔡甜甜有些不服气,单位里的几个女生都有背景,她旁敲侧击问过,就属她的背景最大,有叶家在,有姑姑姑父撑腰,这名额肯定要有她一个啊,凭什么有背景不用?姑姑这么说实在是太不负责了,要是她的亲闺女她会这样吗?

  “姑姑,人家都要请人吃饭的,你说我要不要也请领导吃个饭?”

  蔡筠在大学工作,平常升职靠的是论文,靠的是本事,从来没搞过这些虚的,闻言当即眉头紧皱,“吃饭?你们领导你姑爷认识,他这人不喜欢这一套,更不喜欢人家送东西去,你还是收收心,别弄巧成拙。”

  这话听在蔡甜甜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不就是因为苏惟惟回来了么?以前没有亲闺女时,蔡筠对她很好,现在有了亲闺女就这样对她了?她心里不舒坦,便眼珠子一转,说:“贺先生,你现在做什么?”

  贺东霖沉吟片刻,面不改色:“公司职员。”

  “就一个职员啊?”蔡甜甜轻笑,话里话外的不以为然简直挡不住,“姑姑,贺先生这种企业肯定不如我们单位稳当,我听说我们单位还招人,你不如帮贺先生谋划谋划。”

  蔡筠顿了片刻,下意识看向叶学而,叶学而也是一怔,一直以来,他没打听过贺东霖的工作,估计着是不行的,毕竟失忆两年,这两年时间也不过就够普通人恢复身体适应新生活的,哪里会有心思去谋划事业呢?如今苏惟惟已经回来了,叶家要拉一把也属正常。

  蔡甜甜见状,忍不住勾唇,看吧!说什么公平公正,说什么让她努力,到了自己女儿女婿身上,这就区别对待了吧?只要蔡筠谋划贺东霖的事,她就有借口叫蔡筠也帮她一把。

  她笑着出主意,“表妹,你应该让姑姑给表妹夫找个好工作,这样对你对妹夫都好,真的,表姐不会坑你的,你考虑一下,那种企业听着唬人,可人家要炒你就炒了你,一点也没安全感。”

  苏惟惟笑得有些僵硬,她抬眸瞥了眼叶沉东,却见叶沉东目光一滞,轻飘飘和她对视片刻,眉头轻挑。

  苏惟惟咳了咳:“大哥也是企业的,表妹你要不要给大哥也介绍个工作?”

  蔡甜甜脸一红,她哪里敢把主意打到叶沉东头上?叶沉东可是惹不起的人,自打她来到这家的第一天她就看明白了,再说叶沉东的公司可不得了,看叶沉东的车,省城就找不出比这贵的车了,苏惟惟哪好意思拿贺东霖跟叶沉东比?

  “人家大哥是开奔驰的,表妹啊,你也稍微差不多点。”

  苏惟惟被说郁闷了,当即叹息一声,低着头继续吃饭。

  只是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:“这么说起来都是大哥的错,大哥你说你好好的开什么奔驰啊!”

  叶沉东一愣,任她冤枉。

  这是叶泽西第一次和贺东霖见面,饭后俩人认识了一番,叶泽西对贺东霖倒是没意见,反正像苏惟惟那种经常会扮猪吃老虎的,贺东霖跟她在一起应该担心的事贺东霖。

  聊起做饭,贺东霖热情地邀请他下次去家里试试饭菜,还说他厨艺不错。

  叶泽西笑着答应,很快就被bb拉去陪玩数独了。

  一回生二回熟,贺东霖第二次来了,跟叶沉东这个大舅子已经到了懒得说话,却时时刻刻用气场影响对方的地步,以至于家里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离他们远远的。

  叶沉东在院子里站了片刻,贺东霖也静静站着不说话,良久,叶沉东忽而挑眉,“我妹妹倒是个好脾气的大,贺总瞒了她那么大的事,她竟然没打断你的腿?”

  贺东霖要笑不笑,“惟惟温柔,这一点不像你。”

  叶沉东沉声开口:“是不像我,惟惟这人性格确实好,长得漂亮哪哪都挑不出错来,这几天我身边不少人求我介绍,说是不介意惟惟离婚带孩子。”

  贺东霖静默许久,忽而道:“赏光下盘棋?”

  “条件?”

  “我赢了,咱们翻页。”

  叶沉东轻笑,“我下棋还没输过。”

  “那巧了,我也没。”

  对于这一天的棋局,后来苏惟惟隐约听bb八卦过,只是详细情况她不知道,反正要说以前两位大佬仅仅是相杀,那么苏惟惟认为自打这盘棋后,他们就过渡到了相爱相杀的阶段,总之,俩人之间好像比从前多了些爱?当然,这只是苏惟惟单方面不负责任的猜测。

  -

  下面几天,bb一直跟钟定学画画,苏惟惟不知道bb学得怎么样,反正每天回来后衣服很难洗是真的,哪怕穿了围裙和罩衣,依旧要废很多衣服,苏惟惟跟大部分家长一样,认为娃只要能学好,别说废衣服了,就是废金子她也愿意啊。

  过年后大家都很忙,敏英工厂开工,明苏电视台录制,梁小弟天天跑股票交易所,苏惟惟趁俩孩子都不上学,借着找梁明中的机会,想带他们出门见见世面,她收拾着衣服,准备买好火车票带娃北上,谁知出门前夕才发现某炮友也在收拾衣服。

  

上一篇:第 96 章目录 → 下一篇:第 98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