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 95 章

更新时间:2019-09-22 22:44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读产经] http://www.sikabeila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钟定莫名觉得苏惟惟的口气有点欠揍, 毕竟他盼了很久,希望孩子能遗传他的基因, 可小汤圆画画很普通, 只比一般人好一些, 根本谈不上有天赋,苏惟惟和贺东霖从事的工作与绘画无关,bb却有让人羡慕的天分,遗传真的让人看不懂。

  “你真的不考虑一下?既然bb能学微积分能学物理能研究天文, 那他完全可以带着学一门画画啊, 时间不用长, 每天一两个小时就可以,我会好好给他做启蒙, 不会给他太多的压力, 对了, 明年春天我会办一次画展,到时候我想带bb一起参加我的画展, 让世人认识这个绘画天才。”

  画展?一上来就这么猛?苏惟惟莫名有压力, “一般来说这小孩的事我都让他自己做主,你直接问他吧?”

  钟定沉默片刻, 其实昨晚他问过了, 原以为bb会一口答应, 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写写画画, 可让他惊讶的是,bb竟然一口拒绝了, 他说他要去研究火箭卫星,研究太空,争取早日把中国人送去太空旅行。

  听钟定这么一说,苏惟惟有些讶异,要知道原着里bb就是学画画的,难不成因为她的到来扇动了蝴蝶的翅膀,以至于bb竟然爱上了物理?她拿不准这是好还是不好。

  不过最后bb还是被拐去了。

  钟定是真贼,竟然让小汤圆来拉人,天天bb长bb短的,叫bb陪她画画,一旦bb不从,她就哭哭啼啼说bb哥哥不喜欢她了,bb最怕女孩子哭了,最后无奈为了哄她,只能陪她去钟定的画室。
就这样,bb开始了抵死不学,却又不得不每天去钟定画室报道的日子。

  不过这都是后话。

  二十九的晚上,钟定送来了一幅油画,是他刚画完的麦田,苏惟惟小心翼翼抱着那画像是抱了一颗摇钱树,她知道自己很俗气,可谁让这画以后能卖几千万甚至上亿,你抱着一亿你手不抖心肝不颤?她这只是正常反应。

  一幅油画可能要画好几个月甚至一年,钟定会给他们送这样的画,显然是费了心思的。

  苏惟惟欣喜若狂,赶紧把画小心翼翼藏好。

  贺东霖走过来,在她身边转悠一圈,又接过她手里的画,自然而然回头问:“要放哪?”

  苏惟惟被他自然的态度震了一下,贺总男友力爆棚确实应该鼓励,可问题是他们又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他在她面前展现男友力干什么?原本不爱表现的雄孔雀都开始暗戳戳献殷勤了,这其中的意思苏惟惟不用想也明白。

  那么她要接受吗?

  苏惟惟发现自打贺东霖误会她生气了之后,就比从前直接了,比如钟定进来之前,他抱着她摩挲了片刻,似乎有不轨之心,好吧,夫妻之间不能说不轨,但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根本没那么要好,他到底是怎么把这种事做的如此娴熟自然?

  “放柜子里,不让孩子碰就好,改天我请教一下画到底该怎么放。”

  贺东霖打开按照她的要求把东西放好,却听门口传来梁明苏的喊声:“嫂子!大哥,卫东回来了!”
半年没见,梁卫东似乎白了一些,新配的金丝边眼镜,压住了他眼中的精光,让他比从前更内敛,情绪也没那般外放了,或许是因为肤色变白也或许是身上多了书卷气的缘故,他比从前看着更精致,五官优点也被放大。

  梁明苏冲他挥手笑道:“二哥!”

  梁卫东冲她笑笑,又抱起扑过来的bb和小妹,他无意问:“你刚才喊什么?大哥?”

  大哥都死两年了吧?今年过年是该给大哥烧个纸,他没记错的话,大家在家里约定好尽量不提大哥,省得提起嫂子的伤心事,怎么今天梁明苏竟然主动提起了?

  梁明苏也觉得讶异,“你没收到我们的信?对了,我记起来了,你和明中都没回信,难道那信没寄到?”

  梁卫东皱眉,“我没收到家里的信。”

  “我天!你竟然没收到信,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大哥回来了?”

  梁卫东一时间以为她在说胡话,大哥都死那么久了怎么会回来?可梁明苏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,他眉头紧锁,有些不信,“大哥回来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大哥没死!只是失忆了,二哥你快进去吧!去看看大哥!”

  梁卫东有瞬间回不过神来,直到门被拉开,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,他身材高大,五官分明,薄唇微微勾起,正冲他露出浅淡的笑意,这是大哥!梦中都会忆起的大哥!只是梦中的大哥总浑身失血地站在车祸现场,并不像眼前的大哥这样,好胳膊好腿,冲他微笑。

  梁卫东张了张嘴,隐忍地喊了声:“大哥!”
“卫东?”贺东霖经常听他们提起梁卫东,自然知道自己有个读清华的弟弟,他和梁卫东从未见过,感情不深,能这般相对凭借的只是血缘和本能。这一声十分寻常的叫唤却让梁卫东眼冒泪光,哪怕他再克制也无法压抑住汹涌而出的眼泪,俩人给了彼此一个拥抱。

  男人的感情比女人更含蓄,苏惟惟远远看着,却觉得眼睛温热,这俩人也真是的,大男人还搞得这么煽情,弄得她眼泪都出来了。

  梁卫东又来到苏惟惟身边,俯视着她要笑不笑,“嫂子,我回来了。”

  苏惟惟感慨地拍着他的肩膀,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梁卫东当成了她的家人,半年没见,忽而见到梁卫东,苏惟惟心底是高兴的,她忙把人带进去,给梁卫东端了零食瓜果出来。

  梁明苏笑道:“嫂子知道你爱吃蜜桔,一早就准备上了,还特地跟摊贩买了这一批,说这一批甜,得多买点让卫东回来吃。”

  “谢谢嫂子。”

  苏惟惟不喜欢这么煽情的场合,当即不在意地摆摆手,梁卫东见她这样下意识低笑,嫂子还是没变,为人付出不计回报,明明事情自己做了很多,却一句话不说。

  梁卫东是回来了,可梁明中还是没消息,家里人都很担心,梁卫东沉吟道:“我去找过他,只是他已经从之前的住处搬走了,我一直联系不到他。”

  “那他会不会出事了?他都半年没往家里寄信了,也不知道混得怎么样,要是真不好,我有能力还可以拉他一把。”梁明苏略显焦急。

  苏惟惟沉默片刻,梁明中肯定不会出事,毕竟他将来是要问鼎娱乐圈的,都在一个圈子里,梁明中肯定知道梁明苏做了知名主持人,他完全可以借梁明苏的上位,或者让梁明苏给他开后门带他上节目,可他从没联系过梁明苏一次,梁明中当初拿了家里的钱去做盲流,虽然在苏惟惟看来那点钱不算什么,可拿了钱的梁明中心理压力可想而知,他一定觉得自己寄托了全家人的希望,可他没混出样子来,而梁明苏又是妹妹,叫他向梁明苏求助,对于一个自尊心强的男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事。所以他应该不是出事了,只是过得不太好,很有可能吃不起饭交不起房租,买不起回家的车票,甚至于连打电话发传呼的钱都没有,所以才会干脆不跟家里联系,因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报喜。

  “这样吧,翻过年我去一趟北京,去找找他。”

  梁卫东蹙眉,“还是我去吧,我离得近,真要找也比你方便。”

  苏惟惟眼里闪烁着笑意,“你还要读书呢,哪里有多余的时间?我这边正好不忙,可以过去找人,他这么大人了,倒不至于走丢,北京治安好,遇到危险也不至于,我寻思着就是没混出样子来,知道明苏已经混好了,他更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现状,所以干脆躲着。”

  梁明苏没想到这一茬,愣了许久才点头,“嫂子分析的很对,明中自尊心强,如果真的混出样子来了,不会不跟家里联系的。而且我跟他算是半个同行,如果他混好了,我的邀请嘉宾里不会没有他,只是又得麻烦嫂子了。”

  苏惟惟不在意地摆摆手,“明中是有实力的,我相信他不会比你差,回头我劝劝他。”

  她这话一出,大家都松了口气,别的不敢说,做心理辅导苏惟惟还是擅长的,苏惟惟那口才,很有教导主任的既视感,几句话忽悠的大家闭着眼往前冲,就好像梁明苏完全反应不过来,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,好像就是嫂子推了她一把,她往火坑里跳了,谁知这火坑是火山,把她爆到半空中来了。

  如今条件好了,而贺东霖也在苏惟惟这掉了马,过年时他无所顾忌,便带了不少好吃的过来,甚至还找了个广州那边的师父给苏惟惟做了肠粉,找了杭州老太太做了街边美食葱包烩。

  苏惟惟这人就喜欢吃小吃,这些都是她的最爱,只是穿越来后已经很久没吃过了,她尝了一口,激动地眯着眼,肠粉晶莹透光,香气扑鼻,好吃的不要不要的,她一口气能吃下五份,葱包烩更过分,这种本地老太太自己搞的味道最正宗,压得扁扁的脆脆的,里面包了根葱,一口咬下去满嘴酥香,好吃的让人怀疑人生!

  后世葱包烩的摊子已经很少见了,谁知穿书后竟然有这种口福,苏惟惟暗骂某大佬狡猾,明知道她这人就爱吃,偏偏拿小吃来诱惑她,俗话说吃人嘴短,肠粉吃了葱包烩吃了,她哪还好意思对他爱答不理?这不,连大佬在桌子底下偷偷拉她小手指她都没好意思拒绝。

  这时候过年还是蛮有感觉的,只是因为苏惟惟不会张罗,又觉得平常不少吃不少穿,过年没必要做太多菜,铺张浪费的,所以桌子上菜也不多,但饭后梁明苏和梁敏英还是包饺子揉汤圆,说是过年晚上,只有吃了弯弯顺明年才会顺一整年。

  小孩子就喜欢和面,bb和小妹俩人都揪了一块面团,自由发挥,苏惟惟也想帮忙,包了几个饺子后就被撵出来了,梁敏英嫌弃她包的饺子会漏馅,叫她去一边凉快去,于是苏惟惟无事可做,便去露台上赏烟花。

  殊不知有人站在露台上赏烟花,还有人在看露台上的她。

  贺东霖站在玄关处远远看到她,不禁勾了勾唇,其实他也觉得神奇,以前知道苏惟惟和他的弟妹关系好,却不知道她就连梁卫东这样的人都收服了,她魅力四射,她有奇怪的向心力,以至于所有人都想围着她转,梁家的兄弟姐妹都喜欢她,什么事都喜欢征求她的意见,她人见人爱,却很不好哄,还好,她还有爱吃这个弱点。

  

上一篇:第 94 章目录 → 下一篇:第 96 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