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90年代养大佬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 89 章

更新时间:2019-09-22 22:44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读产经] http://www.sikabeila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苏惟惟话完, 那位甜甜小姐才像是看到她一样。

  “我已经买下来了。”甜甜小姐上下扫视着苏惟惟,像是要用眼神让对方知难而退, 只是让她惊讶的是, 苏惟惟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是什么名牌款式, 却也是市面上少见的潮款,而苏惟惟的长相更让人挑不出毛病来,硬要挑剔的话,那就是这张脸太狐狸精了。

  甜甜长得挺安全的, 一见到这种长相的下意识就觉得对方文化素养差了点, 否则也不会是这种带着艳色的气质。

  苏惟惟不说话, 就这样定睛看着甜甜,嘴角还带着浅浅笑意, 把甜甜看得不好意思, 她硬着头皮说:“这是我买下的。”

  苏惟惟好脾气地跟她讲道理, “这位小姐,你买下来之前呢?从哪拿的?”

  甜甜顿了片刻, 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从苏惟惟手里拿过的披肩, 刚才她看到这条披肩很激动,觉得这披肩很配她姑姑, 下意识拿了过来, 可拿都拿了这女人还计较个什么?难道她能买得起这么贵的披肩吗?

  甜甜笑笑:“这披肩挺贵的。”

  这家店是一个国际大牌, 刚来国内开店, 国内认的人不多,加上价格贵的惊人, 真正来消费的人不算都,当初她还是姑姑带着才来过这里,这一条披肩上千元,一般人哪里买得起?她也是在父母的资助下咬咬牙买的,目的就是为了哄姑姑开心,让姑姑给她介绍个好工作。
苏惟惟挑眉,似笑非笑:“既然你嫌贵,那就不要买了,买了又嫌贵,何必打肿脸充胖子?”

  甜甜脸色当下不自然,她在同学面前一向维持着大小姐的形象,刚才那话的意思也是让苏惟惟知难而退,谁知苏惟惟竟然反过来对付她,她不想失了面子,当下道:“请你不要胡搅蛮缠好吗?虽然你比我先拿,可是我先说买的,先来后到的道理你难道不懂?”

  苏惟惟听笑了,这人怎么这么双标?真以为她是好脾气的?

  “先来后到?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。”苏惟惟笑得讽刺。

  甜甜的脸猛地红了,她看向四周,不少人在朝她看,她向来受人追捧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?当下皱眉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别得寸进尺!东西我都买了你还想怎么样?”

  “不想怎么样,就是希望你有点素质,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。”

  也不是一块披肩的事,苏惟惟原本想把这披肩让给她,可她这副样子到让她很不爽,揣着明白装糊涂让她不乐意让了。

  甜甜十分难堪,可这么好的披肩她也不愿意放过,偏偏营业员还补了一句,说是这披肩全国只有一件,是限量版的,甜甜闻言紧抓着披肩不放。
她盯着苏惟惟,皱眉:“东西我要了,你可以买其他东西,毕竟这样的披肩不是谁都可以戴的,应该把它留给更合适的人。”

  “好啊,”苏惟惟笑着把东西夺过来,“更合适的人?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我觉得我妈就挺合适的,既然你有心想让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她故作不懂的模样把甜甜气坏了,在她盛怒的表情下,苏惟惟笑笑地付了钱。

  出了商店,甜甜的朋友见状气道:“甜甜我们不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  “就是啊,你是有身份的大小姐,她算什么啊,咱们不要理会。”

  “她又不如你的,咱们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一般见识,她有你这样的条件吗?她没你学历高没你家世好没你有钱,我看你想开点,别放在心上啊。”

  甜甜闻言,心里好受了很多,是啊,她虽然吃了点亏,可她的条件不是苏惟惟能比的,她有这样一个好姑姑,是很多人一辈子都羡慕不来的,爸爸交代过,说这次要她好好孝敬姑姑,若是姑姑能给她安排去难进的好单位,工资高不说,以后的圈子都不一样。

  甜甜想到这,嗤了一声,不屑道:“你们说得对,我不跟这种人一般见识,她算什么能跟我比吗?算了,买别的给我姑姑吧!”

  大家这才笑笑地继续逛街了。

  苏惟惟对这块披肩很满意,回去后她试着搭配一下,其实她围着也挺漂亮的,只是略显老成,如果是蔡筠用的话,肯定温婉有气质。

  周末,苏惟惟回去给蔡筠过生日,bb早上被蔡筠带去学校了,眼下已经在叶家了。

  苏惟惟进门时,就见叶家人已经到齐了,几个堂哥立刻跳过来围着她叽叽喳喳,像是小孩子一样,这个叫她看新买的手表,那个找她看望远镜,还有给苏惟惟看出国照片的。叶沉东见状,把她拉到一边,解救了她。

  “去洗手吃饭吧。”

  苏惟惟笑着点头,这次吃饭没什么外人,正好坐满了一张长桌。

  蔡筠瞥了眼女儿,温婉地笑了。这是女儿第一次给她过生日,她当然高兴,脸上的笑就没消失过。

  “对了,惟惟,要不是泽西说我都不知道最近都是你送饭给泽西。”

  苏惟惟笑道:“我们离得近,再说我也想知道哥哥到底是吃了什么才不舒服的,就想做个记录。”

  叶泽西抬头,对着眉头轻蹙的叶沉东轻轻勾唇,以示炫耀,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享受妹妹的照顾。

  叶沉东面无表情转过头,低声说了句“无聊”。

  蔡筠见他们兄妹俩处的好,自然比谁都高兴,“惟惟啊,你对哥哥有这份心就行了,泽西那边有保姆,有什么就交代保姆做。”

  “保姆做跟自己做怎么能一样呢?妈你放心吧,我有分寸。”

  蔡筠也就不提了,要吃饭了,蔡筠冲叶沉东道:“去叫你表妹下来吃饭。”

  叶沉东表情淡淡,却坐着一动不动,他自小气势就强,没几个人敢指使他去干活,平常也就蔡筠能喊得动他,可叶沉东一向不喜欢这个表妹,虽然他从未说过什么,可蔡筠不是傻的,她看得很明白,看看叶沉东对苏惟惟的态度,再看看他对表妹的态度,蔡筠无可奈何也是直叹气。

  她气得敲他碗,“去叫你妹来吃饭!”

  叶沉东瞥了眼苏惟惟,声音淡淡:“我妹在你边上。”

  苏惟惟莫名成了背锅侠,当下一脸懵地看他们,努力降低存在感。

  蔡筠气的不轻,只得自己跑上楼叫人去了。

  过了会,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  “姑姑,你都不知道我原本看好的那条披肩可好看了,很配你的气质,只可惜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抢去了,真是晦气,那可是我先看好的!她就这样抢走了,你说气人不气人?要不是她,你就能围着美美的披肩,成为人群中的焦点了,你说怎么有这种人?”娇娇俏俏的声音,听起来像是在撒娇,足以表明她和蔡筠的关系有多好。

  叶学而眉头紧蹙,“还吃不吃饭了?”

  那女生这才闭了嘴,往前凑了凑,她下意识要拉开叶沉东和叶泽西中间的位置坐下,却听叶沉东忽而道:“你坐别处。”

  她一愣,“可我以前一直坐这里。”

  叶沉东眉头紧锁,不悦道:“这是惟惟的位置。”

  “惟惟?”她有片刻没回神。

  蔡筠笑道:“惟惟是你表妹,比你小月份,之前家里不是认错了吗?好在最后把她认回来了,你都不知道沉东和泽西有多稀罕这个妹妹,平常吃饭他们三人都坐一起的,你就坐我边上吧?”

  这话莫名刺痛了蔡甜甜,她心里翻滚的厉害,怎么都觉得不舒服。她当初是在农村读的学,后来爸妈觉得她应该来大城市就让她求姑姑带她来读书,因为姑姑一直挂念着丢了的女儿,而叶学而知道她会哄蔡筠开心,就同意让她跟过来了,蔡甜甜在这读了高中又考上大学,高中时她一直在姑姑家住,直到上大学才搬出去,这几年以来,叶家没有女孩,对她还算不错,尤其是蔡筠很喜欢她,总夸她嘴甜讨人喜欢,可现在呢,蔡筠的女儿一回来就把她一脚踢开了?就连叶沉东对她也不如以前热情了,凭什么!要是这样,她宁愿那个表妹永远找不回来!

  叶泽西抬头冲苏惟惟招招手,“惟惟,坐这里。”

  于是,蔡甜甜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人坐在了她常坐的位置上,且那个女人看着还十分眼熟。她越看越惊讶,最终竟站在那久久发不出声音来,那个容貌i丽,眼眸带笑,却有藏着几分疏离,那个抢她披肩的女人,竟然是她表妹!叶家的亲闺女!那个从小流落在外的女儿!

  这怎么可能呢?

  苏惟惟坐下,似笑非笑地看她,蔡甜甜后知后觉,脸陡然红了。刚才她竟然当着苏惟惟的面说她坏话,还说她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人,当初在店里她话里话外也都鄙视苏惟惟,觉得苏惟惟不配拥有这披肩,她一直自诩大小姐,可如今真正的大小姐回来了,她忽然间什么都不是。

  她一直觉得以是叶家亲戚为荣,还沾沾自喜瞧不起苏惟惟,结果苏惟惟竟然是蔡筠的亲女儿,比她这个侄女亲近多了。

  蔡甜甜脸色苍白地坐在蔡筠边上。
“对了,甜甜,你刚才说什么披肩?”蔡筠笑问。

  蔡甜甜摇头,低着头不说话。

  吃饭前,大家把礼物拿出来,叶学而是个浪漫的,送了一条项链,叶沉东送了一套国外的护肤品,叶泽西送了化妆品,就连老太太和老爷子也送了不大不小的礼物。

  坦白讲苏惟惟是有点惊讶的,前世她家里,亲人间送礼物不会太当回事,可这才90年代初呢,叶家竟然就流行送礼了?还挺洋派的。

  蔡甜甜的礼物是一瓶香水,牌子还不错,但味道苏惟惟不是很喜欢。

  苏惟惟最后一个送,竟然成了万人瞩目的焦点。

  “妹妹,快把你的礼物拿出来!”叶文旭催促。

  苏惟惟笑笑打开盒子,把羊绒披肩拿出来搭在蔡筠的肩膀上,蔡筠自然欢喜,喜欢礼物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这是女儿送的第一份礼物,她心里欢喜。苏惟惟替她围上披肩,搭配好便笑道:“走出去谁会相信你是三个孩子的妈?看起来明明才三十岁嘛。”

  蔡筠都要五十了,这个年纪的女人最喜欢人家说她年轻,她当即眯着眼笑,“你这小嘴太甜了!”

  “我说的是实话嘛,各位哥哥,爷爷奶奶,你们说,我说错了吗?”

  谁敢说她说错了?自然,每个人都开始吹彩虹屁,蔡筠笑意盈盈,张罗着大家坐下吃饭。

  蔡甜甜脸色苍白地坐下,以前姑姑都夸她嘴甜的,可现在,姑姑所有的注视都给了苏惟惟,就好像她根本不算什么。

  席间,苏惟惟喝了几杯,有些微醺,她没有把蔡甜甜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,她看得出蔡甜甜心里不舒坦,有时候说话阴阳怪气的,明显是嫉妒,可她心里明白,蔡甜甜也不过是外姓的表姐,说到底根本不是叶家人,她不会把这种人放在心上。

  门刚打开,苏惟惟便倒了下去,还好贺东霖扶住她,他眉头紧皱问bb:“她怎么了?”

  bb无辜地摊手,好像就喝了一杯红酒吧?

  某人醉酒后还挺不老实,竟然冲着他的耳朵吹气,贺东霖十分正直地开口:“你醉了。”

  苏惟惟眯着眼,细长的手指抚摸着他的眉眼,随后又来到他挺翘的鼻子和薄唇,她勾了勾唇角,轻笑一声:“醉了不好?”

  bb伸出小手捂着眼睛,醉后崩人设的惟惟,莫名没眼看。

  

点击领取天猫双11大额1111元红包!
六合奇闻录第一卷地球最后一条龙九品相婿
上一篇:第 88 章目录 → 下一篇:第 90 章